现在位置: 首页 >> 新闻

篮球界足球踢的最好的超级巨星 传奇-无冕之王!

点击数:1862017-08-17 01:13:40 来源: bet365

 他是黄金一代的一员,他是两届MVP得主,他飘逸的打法吸粉无数,他让跑轰战术天下闻名,他是把投篮与传球这两项技术结合的最好的球员,他是无冕之王。《他说》之第12期——史蒂夫-纳什。 我1974年2月7日出生于南非约翰内斯堡,我的父亲约翰是一名职业足球运动员,工作性质决定了他只能带着他的家人到处流浪。母亲珍本身也是个体育迷,因此对于这种“环球旅行”式的生活并不介意。直到父亲职业生涯临近尾声,我们一家才在加拿大定居下来。 虽然外表看起来与普通孩子无异,但我天生是个运动奇才。我的爱好涵盖了摔跤、曲棍球、橄榄球、冰球、篮球、足球等众多体育项目,而且几乎每一个项目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,甚至于读小学时,我还拿了三个国际象棋比赛的冠军。

 我还有一个弟弟名叫马丁,尽管父母并没有施加压力,但从内心深处,当然也很希望我们俩或者其中之一能够子承父业。而在我参与过的众多运动当中,对于足球的天赋也是最高的。高三时,我甚至还当选了英属哥伦比亚省的最有价值球员,足球之路看起来一片光明。

  一生所爱

 然而最终我发现,篮球才是我的一生所爱。我第一次打正规比赛是在八年级时,从那时起,我就告诉妈妈,有朝一日,我要去打NBA!不过由于身型瘦小,而且篮球运动在当时的加拿大还不像今天这样流行,所以这一目标看起来有些不切实际。

  追逐梦想

  为了梦想,我付出了艰苦的努力,几乎从不间断地磨练我的球技。我速度飞快,勇猛无畏,而且以助攻队友得分为最大快乐。高中最后一年,我去了长滩,与那里的顶级球手过招来达到检验自己的目的,最终顺利地赢得了自信,坚定了打职业篮球的决心。这一年,我代表高中校队场均可以得到21.3分9.1个篮板和11.2次助攻。

  屡次碰壁

我和教练都相信,以我的实力,完全可以进入一所美国篮球名校打球,然而现实是残酷的:我的教练伊安-海德雷曾先后向包括杜克、亚利桑那、马里兰在内的超过20所高校发出过申请,但换回来的都是一样的结果:不,谢谢!为了激励自己,我将每一封拒绝信都存进了一个鞋盒。

  柳暗花明

  就在我倍感灰心之际,有一所高校表示有兴趣招我入队。这是一所距离旧金山大概一小时车程的耶稣大学,名叫小圣克拉拉学院。 这支球队的助教斯科特-格拉丁通过海德雷教练寄给他的比赛录像认定我是一名可造之才,并向主教练迪克-戴维强力推荐。后来戴维教练特地飞到加拿大现场看过我的比赛之后,为我开出了全额奖学金。

  百废待兴

 小圣克拉拉校史最知名的球员是科特-兰比斯——“表演时刻”时期湖人队的一员。除此之外,这支球队乏善可陈。事实上,在我加入球队以前,我们已经五年没能打进锦标赛,最近三个赛季只有一次胜率超过50%。

  球不离手

 距离梦想又近一步的我,格外珍惜眼前的机会,后来老师和同学们回忆起当时的我,常会说的一句话就是:“好像从来没见过你手里没有篮球的样子”。我经常在体育馆里练球一直到后半夜,这样的疯狂投入,也感染了我的队友们。

  重返锦标赛

  在我的队友的努力之下,我们赢得了WCC(西海岸)赛区冠军,从而再次获得了参加“Big Dance”(NCAA锦标赛)的资格。我也成为分区历史上第一个以新生身份当选MVP的球员。

  激战亚大

 作为15号种子,我们首轮即遭遇强大的亚利桑那大学。我们在上半场就取得了12分领先,但后来被对手打出一波25-0的疯狂攻势,反而落后两位数分差。但我们并未就此认输,再次发力,重新夺回领先。最后时刻对方被迫采取犯规战术,我连续六罚命中,锁定胜局,率队挺进甜蜜十六强。

  国际赛场

 接下来,我们输给了埃迪-琼斯和阿隆-麦基领军的天普大学,没能更进一步。而锦标赛16强,也成为了我大学四年所取得的最好成绩。不过在国际赛场上,我大放异彩,在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上,我带领加拿大打进决赛,虽然最终不敌美国队,但仍然赢得了广泛关注。

  黄金一代


 1996年我大学毕业参加了NBA选秀,在史上整体质量最高的一届选秀当中,我瘦小的身材和仅仅31英寸的弹跳高度相形见绌,但凭借大学四年所展现出来的出色组织能力,依然在首轮第15顺位被太阳选中,从此与菲尼克斯结下不解之缘。

  我是史蒂夫-约翰-纳什,这是我的前半生

【责任编辑:(Top) 返回页面顶端